主持人:下位演講嘉賓是深圳市紅筑東方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孫繼忠先生。

  孫繼忠:各位下午好!今天沒有什么準備,我直接是從課堂過來的。我覺得居室設計涵蓋面非常大,我講講所謂的流行。流行歸根到底是一種文化。因為他這個面非常大,他可以從服裝、影視文學各方面都有流行的一些東西。我談一點自己的感受,與時俱進實際上也是一種流行的東西,我想從這一點給大家做一點交流。

  我覺得作為一種文化從幾個方面談,第一,中國優秀傳統文化。從文化的根源里產生出一種分支。作為中國傳統優秀文化,大的方面還是要從我們老祖先發明的《易經》這方面探討文化的根源!兑捉洝凡┐缶,我們做的任何行業都需要需他貫穿在一起,有天地陰陽、產生太極,太極出兩翼,兩翼出八卦。這樣產生出了我們中國歷史文化長河。接著看我們構成文化的一個基礎。這里就談到我們的道家、理家、佛教、中華醫學,這四塊構成了中國幾千年的基礎、源頭。這些東西看似跟設計不太相關,但是實際上都是在范疇內相通的。在當今與時俱進的情況下,作為一個城市也好、國家也好,全部都在提倡做文化。借助“文博會”,從國家整個形勢來講,對文化這塊已經達到了相當的重視。設計只是大的范疇中一個小的分支。我們在分支里每的點位如何對接這些文化,首先我們要把大的骨干理出來。能夠與時代同步,這是每個行業都應該遵循的。最終這些設計還是要回到文化的高度上來談。所以我覺得做設計的話,技巧應用只是一個技術上的東西,技術上的東西他是一種經驗。但是大量的經驗還必須有文化做根源。這樣我們在今后的設計當中能夠走的更遠一點。這是大的方面。我們在實際操作過程中,我已經做了10、20年的設計,我感覺到還是要做細部,細部非常重要。有一個成功企業家說“細節決定成功”。細部是構成你成功骨干的環節。細部和細屆不一樣,細部是你能在設計中保持你作品的連貫性,再加上主干上有一個中心思想、文化做鋪墊,然后你有大量的經驗,細部去支撐整個產品的完整性。細部說起來的話,一般容易給人理解為細節。實際上從做人、做事來講道理都是相通的。

  我們做設計的同時,首先不能忘了文化。不能忘了以人為本。以人為本就是做細節的東西。今天最好大家能夠有一點互動,大家可以交流一下。大家有沒有什么想法?

  主持人:既然孫總有這么好的提議,我想大家有問題現在可以舉手。

  現場聽眾:請問一下整個裝飾行業以后的發展應該怎樣把它做大做強,走怎樣的路線?

  孫繼忠:這個比主題還大了(笑)。

  主持人:時間比較緊了,我們可以提一些比較精彩的點的問題,這樣可能比較好回答一些。

  現場聽眾:我想問一下深圳現在的文化趨勢應該是什么?大家都說她是一個很年輕、很激情的文化。大家談的更多的傳統的東西,局部來針對深圳這塊,我覺得她應該有一些代表性的東西。

  孫繼忠:深圳文化最大的特點和特征就是她的包容性很強,最好的作品在這里,最差的作品也在這里。要就今天的設計論壇會來講,我們就單指設計,我們深圳的作品每年在全國獲獎率最高。全國任何一個城市都趕不上深圳的同業隊伍,大概深圳有2、3萬室內設計師,所以好的作品也都在深圳,差的作品大家也都能看到。

  其實我覺得真正的文化還是在中國,中國有幾千年歷史,很多東西都是從中國走出去,然后又回來。我覺得今后政府從打造設計之都、提倡民族素質這方面應該多多關注這方面。

  主持人:還有哪位朋友想提問題。

  現場聽眾:請問您對深圳地鐵設計的看法,他能否體現深圳本土城市的內涵和個性?

  孫繼忠:地鐵設計首先是滿足一個功能性的東西,他風格各方面來講,其實是政府加入了大量的成分在里面。這種東西最主要是滿足基本功能的東西,從藝術性各方面來講,他還是功能決定一種形式。我覺得深圳的地鐵設計應該來講還是沒有很強的藝術特色。

  現場聽眾:深圳地鐵代表城市的小局部,我覺得這更加值得設計師去思考。他不僅僅是說要體現一個文化,很多地方都可以體現文化,為什么不能滿足功能的同時又滿足了文化,這應該值得大家去思考。而且功能方面的要求也不是盡善盡美,所以功能和它的思想內涵、文化等各方面的表達,都需要設計師去思考。而不僅僅是說馬馬虎虎的敷衍過去。不是說政府的工程就可以這樣去做。我覺得有可能東西都要這樣去考慮。就像貝律寧他設計單體設計要考慮到與城市的互動,這一點是最重要。謝謝!

  主持人:謝謝這個小姐。我覺得他提的是一個難題。我們請孫總談談這個問題。

  孫繼忠:政府的項目我幾年前就做過,包括麒麟山莊三號樓、老的迎賓館、江蘇省委項目,和政府打了不少交道。我覺得不能抱怨,還是要注重細節,這個細節包括人格魅力的細節、設計水平的細節、文化內涵的細節。有些東西還是要靠引導的。不是說主觀形式就可以決定一切,當你拿出你各方面的魅力,他們還是能接受的。我認為不要只理解成一個結點,這里面包含很多很多技術方面的東西,還有文化方面的一些東西。他是一個非常綜合的東西。所以不能一概而論就認為政府的項目特別難做或者特別容易做。還是要看把關的領導的想法。我經常碰到一些項目,他們不提什么意見,完全相信你。你只是中間給他做一些匯報、溝通。碰到這樣的情況,反而不容易做了。設計的條條框框越細、要求的越多,這種設計就容易做。反而給你一個東西,完全讓你自己來決定,這樣反而難做了。甲方他們設定了空間功能的個性,你按照他們的要求去發揮,這樣比較好做。有的時候,政府財政撥款就這么多錢,他們也知道這樣做好,但是沒有那么多錢,就無法完成整個項目。所以設計師從把握文化、材料造價等,就需要設計師有一個綜合的設計。我把設計當成玩,簡單的一個玩就說明整個設計的全部過程在里面。第一步,你玩什么?是玩打槍還是積木,這就決定了你的決策性了。做設計也一樣,你首先有一個概念、有一個方向,你先拿出你的決策,緊接著就看你怎么玩。這中間就是一個實施的過程。你設計師有這個決策權,你是否愿意參加這個游戲,這是第一步。第二步,你既然參加了,怎么玩呢?這期間就是你的創意,然后具體就是你的實施。整個過程,通過一個玩就已經拆成三部分。這個不經意的的詞匯其實涵蓋了整個過程。

  主持人:我覺得孫先生這個問題回答的還比較好。我想談談自己的體會,我覺得政府是中國文化最核心的代表,他應該是中庸之道。政府比我們面臨更多的條件限制,他要為更多的綜合利益服務、平衡。所以有的時候,他們也是非常困難的一個狀態,但是我想還是有非常多優秀的項目展現出來。我相信我們能在這里找到自己的位置,也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,共同的把這種文化與時尚、流行、中庸的東西很好的吻合起來。我對孫繼忠先生的演講有兩點感受:第一,室內設計也是一種商品,他有好的,有不好的。不好的東西會慢慢的消亡。第二,設計就是對生活的感受,你對生活越敏感,同時會發現一些規律。

亚洲AV不卡无码国产_邻居少妇人妻互换_久久99精品久久久久久婷婷_野花社区在线观看免费直播